2015年06月02日

感嘆人間清歡

蘇子的一句「人間有味是清歡」,道盡了人生最美好的狀態。一直想著,我的生活狀態便該是這樣的:或許沒有那麼的熱烈與激動,但就那樣靜靜地享受著清淡的歡愉,真的已是很不錯而沒有什麼遺憾的了。紅塵紛擾,有的人一生適合轟轟烈烈,有的人卻更適合那清歡的生活。我想我是屬於後者的,我實在是想不到比清歡二字更合適、更有味道的詞語來描繪我所想像的美好生活了。

閒來無事時,我便喜歡想像自己結束了學業的生活。我希望房子能在郊區,因為這樣可以與都市繁華保持著一定的的距離。這個房子還要有一個院子,院子裡要有荷花池,草坪,再有幾株梅樹或者桃樹,最後院子裡要有一個鞦韆架。院子周圍用竹籬笆圍著,房後就種上些修竹吧。我想我一個人靜靜地獨居於此,真切的感受物候變化和生活最樸素純真的狀態,這才我想要的真正清歡。

早晨的時候我一定要早早的起床,然後打開窗戶感受清風微微拂過臉頰。在有陽光的下午坐在鞦韆Dream beauty pro 脫毛架上看書,或者小憩。樹蔭下有陽光斑駁的影子,頭頂的天空是如此的靜謐,偶有飛鳥越過。暮色四合時,坐在窗邊靜靜地聆聽著清風與修竹私語,遙望疏星。如果是有細雨的話還可聽雨打竹葉之音。四季的變化,我可以在這座房子中如此清晰的體會到。這樣,我想我的生活便是沒什麼可遺憾的了,一切都於靜心隨意中體味出歡喜來。

曾與同學討論起未來時我便想我便想到品一杯溫熱的香茗,坐在籐椅上數紛紛黃葉;或是我那所郊區房子的景象。同學都說我想的生活景象暮氣太重,是這樣的吧。不過我卻覺得可以遠離喧囂,歸於清淡真是一件太過歡愉又不易的事情。

看過讀過很多詩,獨陶淵明的那些田園詩內心觸動,因為覺得其中描寫的生活很恬靜美好,太讓人嚮往,於是我便期望著能獨居於寧靜的郊外。記得上中學時第一次讀到《桃花源記》時我就對那個與世隔絕的桃花源震撼到了。那裡給我的感覺就是歲月靜好、清淨歡欣的,不管外面怎樣戰亂、紛繁,桃花源永遠不會受到影響,該是沒有比那更好的歸宿了吧。桃花源是我不能找到的,不過能在郊區造一所屬於我的房子已是很好啊。

可是真實的生活卻不是那麼讓人如意的。後來我偶然知道了其實陶淵明的歸隱生活並不如他筆下所寫的那麼美好如意:豐年還好,可以「歡會酌春酒,摘我園中蔬」;若遇上饑年就只有「夏日抱長飢,寒夜列被眠」,或是「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主人解余意,遺贈豈虛來」。難能可貴的是在他歸隱的二十二年,大多數都是過著貧苦生活的。但這些依然無損於他的平和自然,依然能發現他生活中的情景歡愉。

偶然與斷了聯繫的中學同學重聚,一個個面孔都是陌生模樣,再找不回昔日的樣子,才恍然發現Dream beauty pro 脫毛如今的校園生活其實已是不錯了。我現在已擁有了人生中最美好的狀態,相比,已是難得尋覓的了。縱使有不如意,但至少,還不用像他們那樣憂慮工作,擔心繁雜人情。在一切都還很清靜單純時,趁著年華尚好時,是該慶辛然後珍惜的。

「清歡」本無關外物,重要的是關乎於心。那麼清淡的歡愉自然是要細品,才能嘗到其中深味。

哪裡就會時時都有「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的美景呢?但僅僅是「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就不能當蘇子一句「人間有味是清歡」的感嘆嗎?

posted by 生活隨筆 at 11:5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