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06日

回憶起有阿麗的那段日子

当阿丽从五楼跳下来的时刻,天天留着泪跑过来告诉我阿丽离世的消息,她哭的像个孩子般悲动 ,而我难受地不愿相信,只是把脸转过去,心里堵的厉害,感觉快要窒息般。但是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去看阿丽,因为潜意识里,我们不愿看见她离世时狼狈的样子,在我们心中,她永远都是高傲,美丽的家伙,整天还嬉皮笑脸。我拍拍天天的头似乎妄想安慰她,还有自己,可她却像个孩子哭的更厉害了。

记得我们三个在一起时,阿丽总是抱怨天天怎么一点话也没有啊!其实我们都知道天天是个安静的女孩子,我们三个在一块,她总是安静的一点话也没有,阿丽埋怨她,天天这时候便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道,可是跟阿丽姐在一起就是很开心呀!阿丽这时便会假装肆虐地仰天大笑,拍拍她的头说,你呀,永远都是个小孩子。

在很久以后,或许是阿丽离世以后,我至今也没有看见她像那时异常的满足。当我们一起漫步在这座生活很久的小镇时,从公园到山地,从操场到天台,她把双手**粉红尼龙上衣的口袋里,安静的与曾经如出一辙,可是这样的感觉给我的,好像她骨子里早已生出来一种深沉的东西,并且她把它隐藏的很深。看着她像夜一样漆黑的眼眸,我记得那个时候她说,自己很快乐的。可是,我们都似乎在避免提及阿丽,却又同时铭记着。

阿丽生在一个偏僻的农村,记得她只与我说过她父母离了婚。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操场,我见到阿丽时,她正荡着秋千。十月,凛冽的风打在脸上极其的寒冷,让我不由地缩了缩脖子。看见我到来,她笑着指了指旁边的一个秋千示意我坐下。

“又跟老师吵架了?”我转过脸问她,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而且还是在上课时间。

“是打架!”她龇着牙,“我还把数学课本扔到了她的脸上。”

说后,她站起来,用力跳上旁边的乒乓球台,双臂展开。空阔的广场,我可以想象到这属于十月黑色沉重的风,流入她的身体里,带走她不愿说出的悲伤。

她告诉我,林可,你要精彩的活着,高傲无耻地活着。那一刻,属于我们的卑贱在这寒风中被她这一语,揭露的无处可藏,我们逃过课,喝过酒,蹦过迪,可是,谁会知道蛰伏在心里的小船,曾经背着心事,茕茕孑立地穿洋过海,只为找寻一条缓缓的河流,来温暖这已潮湿的心罢。

而恰恰,是我们奢望的太多,却又得到的太少。
posted by 生活隨筆 at 15:58| Comment(0) | 心情記錄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