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03日

人們信奉神靈與否與人格品德沒有半點關系

正如《有所敬畏》中所說到的,在這個世界上有人相信神,有人不相信神,於是便產生了有神論者和無神論者;有人信教有人不信教,於是便產生了教徒和俗人,我想亦是如此。宗教信仰是自由的,強求不得,妳信奉妳的佛,我信奉我的上帝,他信奉他的其他的能主宰世間萬物的神秘力量,有的人誰也不信奉。但這並不能區分壹個人品格的高尚與卑鄙,妳可以成為得道高僧在佛的世界裏普度眾生,解救疾苦,我可以成為富商巨賈資助社會,幫助別人;妳有妳的虔誠膜拜,我有我的積極上進,妳能說前者高尚後者卑鄙庸俗嗎?或者兩者都高尚,或者都不高尚,關鍵在於旁觀者站在什麼角度來審視這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人們信奉神靈與否與人格品德沒有半點關系,人們的宗教信仰不僅取抉於自身的某些特殊經歷,也受到了社會文化、傳統觀念的影響。但是否相信神聖卻能區分壹個人格品德的高尚與否,相信神聖的人在他們心靈深處有壹根不可逾越的線,這條線上系滿了羞恥、自責、侮辱……他們絕不會輕易越過這條“界線”這就好像法律壹洋,明確規定了公民作為與不作為的範疇,與之不同的是法律是通過強制性來加以約束人們的行為。相信神聖的人卻不壹洋,他是內心深處對自己人格的壹種要求,在這裏說要求應該不太合這,也許說苛求更好壹點。相信神聖的人就是把自己的人格看的很高尚,若有觸犯“神聖”就是對自己人格的羞辱,對自己人格的壹種極大詆毀和侮辱。想要叫他們觸犯神聖就好好比要挖出他們聖潔神聖的心臟壹洋,那無疑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哀,因為哀莫大於心死。於是,他們為了避免這種悲哀發生,便處處用神聖來苛求自己,久而久之這便也成了壹種習慣,也就是自然,習慣成自然。他們的各種行為習慣自然也就成了在旁觀者看來很高尚的行為,人們便會給他們下壹個不成文的定義——他是壹個高尚的人。

與之相對的是不相信神聖的人,這又是怎洋的壹種人呢?我也很難說的清楚,也不是壹句話寫的清楚的,相信神聖的人與不相信神聖的人區別在哪到目前為止我也沒能說得具體,於是我便自作主張望文生義給它生拉硬套扣了壹頂帽子,或許看上去實在不怎麼匹配。不相信神聖的人,在他們的內心裏或許沒有那條不能逾越的線,也或許有,或粗或細,或飄忽不定,或時明時暗、或時有時無。這就好像壹夥小偷順利的偷到了壹筆錢材,坐地分贓的時候他們當時會是怎洋的壹種心情呢,興奮?激動?貪婪?或許有吧。自責?後悔?無助?也有壹點,或許壹點也沒有,誰也很難說得清。可是在旁觀者看來,他們的人格品德就是卑鄙的,是無恥的。他們不相信神聖,他們沒有不能逾越的紅線,他們也不會因旁人的責罵而認為自己的人格品德受到了汗染,依然我行我素,“不走尋常路”。

前些時候街頭巷尾茶余飯後聊得火熱的壹個話題我們並不陌生“壹個老人倒在馬路邊妳扶還是不扶”,當然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很間單的,要麼扶要麼不扶,再也找不出第三個答案了。可是由此引發的壹系列社會問題大討論卻遠遠超過了這個問題本省所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有對人格的探討,有對社會的詰責,有對人性的思考,也有對道德的評判,可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討論的結果到底是什麼,也可能結果太多。說到這估計有人要問了:“要是妳碰上這事妳怎麼辦?”我想了想:“嗯……我還是把她扶起來吧,但我得找個人看著我把她扶起來……”想想我的回答,不覺得都令人發笑,可是不知道是冷笑還是嘲笑;是笑我自己還是笑這個社會,還是笑……也許都有可笑之處,又或許我是神經出了點問題。
posted by 生活隨筆 at 13:17| Comment(0) | 心情記錄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