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1日

畫圈為牢

果然如此。在壹個午休時間,她拿著手機,淡淡的光芒映在她的臉上。她的細長的手指在手機的屏幕滑動,在QQ好友列表裏會迅速地顯示出QQ好友的昵稱。不經意間,她的目光停留在壹個曾經熟悉但如今已經很陌生的頭像。頓時她的心裏百感交集,因爲時間壹晃就半年了。手指輕輕點擊,還是進了他的空間。在這之前的壹秒,她就告訴自己,她早就跨過那條艱難的坎了。現在的她,已經心靜如水。DC motor

他的空間對她來說,不會再溫馨。她的視線光並不好奇,只是浏覽壹下他的說說。只是在看到其中的壹條的說說提及到他的單身,語氣輕松。他如願以償,單身是他想要的狀態。順著看下去,便是留言板。只是顯示了僅有的壹條留言,而那條留言不是她寫的。她看不到“查找更多”的字眼,很清楚地意味著他刪去了她給他的留言。他的抉意,又壹次無言地傳達給她了,即使離開已久。她笑著輕聲說了:“很好。”再也沒有人會知道,在過去她到底在他的空間留了什麽話語。

至此,已夠。她退出了他的空間,把在線改成了離線。頓時,那個被她不久之前換的可愛的頭像灰暗掉了。

躺在小小的床上,她放棄了午休。回想間,有恍若隔世的感覺。過去是萦繞她眼前的煙霧,看似那麽近,她忍不住貪心伸手欲握住它。換來的是壹次又壹次的失望後,她自嘲自己是個後知後覺的家夥。後來她艱難地成全了他的想法,在他去意已抉時缺乏溫柔地成全了。許久,她想起那個被自己置在櫃子裏的鐵盒。鬧鈴也在那壹刻響起,她拿起手機壹看,已經是14:00分。

下午,是壹場考試。她起床洗了壹把臉,壹絲不苟得梳好頭發,紮了給人感覺清爽的馬尾。每次考試都像赴壹次戰場,她壹直視死如歸。她埋首拼命地書寫,顧不上風吹亂了耳際的發絲。完成試卷後,她才松了壹口氣。看看佩戴在手腕的牛奶白的手表,原來離交卷還有20分鍾。她看了看老師監考時心不在焉的模洋,下意識咬了壹下嘴唇,心裏想就做壹次提前交卷的壞孩子吧。抽開椅子,拿著試卷走向講台把試卷交給老師,留給同學們壹個潇灑的背影。

走出教室的她燦爛地笑了,明顯了嘴角邊的淺淺梨渦。其實她笑自己,植物營養素 難得的壹次說做就做的灑脫。

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回到宿舍。她開了燈就回到自己的桌子旁坐下來。盯著桌子上的爽膚水、維生素之類的瓶瓶罐罐,她突然想起了被自己雪藏的鐵盒。站起來的她轉過身面向只有壹兩米之遙的櫃子,她還傻傻地用食指數壹、二、三。緩緩地走到第三個櫃子,彎下腰伸出手把壓著鐵盒的書搬到別處,這才算把鐵盒拿出來。

時光已讓鐵盒微微泛鏽迹。她用剔透的指甲輕輕用力打開鐵盒,它們的洋子安好如初。壹個頭上繡著壹朵紅花的monkey娃娃、兩條水晶鏈、壹條她佩戴了壹年的玉墜、壹封她給他寫的信、壹張殘舊但是印著他的名字的名片。記憶就像壹部電影,它們絕對是自動播放鍵。她的呼吸漸漸變重,神情開始凝重。理智在提醒她,老是慢壹拍的她是時候告別回不到的過去。

合上鐵盒,並不需要多大的勇氣。因爲他走了以後,她壹直麻木著自己的種種感受。她很明確地知道,這是最後壹次打開和最後壹次合上鐵盒。壹個人獨自完成緬念,並不孤獨。壹個人獨自面對未來,並不寂寞。壹個人獨自開始遠行,並不迷茫。www.eco-bag.net/OrderingMethod.aspx

于是,她得出結論,沒有他不過如此。她想起了《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的男主角陳孝正對鄭微說,人明明是活生生獨立的壹個個體,怎麽可以如此地依賴另外壹個人呢?她走到陽台,面對天空揮揮手,意在告別那段舊時光。
posted by 生活隨筆 at 17:29| 這就是生活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

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